婚外情

流感下的北京夫妇进入EICU的54天她经历了气管切开使用了两个人工肺出现了所有副作用人工肾更是换了不

2019-11-07 19:0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7年12月27日,我在单位值夜班,那天是我爱人的生日,我给她打电话说,我明天下班给你补过生日,她说不成,我明天需要夜查,我说那我就明天下班回家照顾孩子,她说好的。

28日,快到下班的时间了,单位突然通知需要加班,我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通知我的爱人,她说没事儿,我爸妈可以帮咱们看孩子。我听后就没再给她打电话,我一直加班到29日凌晨1时许,后回到宿舍休息。

29日(周五)8时许起床后,我爱人微信告诉我,她发烧了,由于当时我儿子已感冒,女儿也感冒状态也不好,于是我就和单位主要领导请假,回家去照顾爱人及孩子,领导听后就批了我的假。我赶紧回家,回家看到爱人,她精神很不好,我问她去医院看看吧,爱人说感冒发烧去什么医院,我说那你吃没吃药,她说吃了。因而我就准备晚餐,但是晚饭她没吃。

30日早上起床,我问她怎样,她说还成,就是感觉胸部闷,我说咱们去医院吧,她说让我妈中午带我看看就成,于是妈妈就带她去看了病,但只拿回一些退烧药,吃完后,确实好了很多。

31日一天都很正常,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爱人觉得特别难受,就用家里的血压仪测了一下血压,高压60低压30,因而我们就赶紧去了民航总医院的急诊,医生看到我爱人的情况,就很快收入急诊抢救室,医生就开始对我爱人抢救,先是抽血化验,再就是输液,吸氧气,上监护仪等。

2018年1月1日凌晨1时许,医生安排照CT,照完后拿回片子,就一直在抢救室抢救。到了早上8点,抢救室换了一名男医生值班,那名男医生看完我爱人的片子,就马上告诉我,你爱人的肺部感染很严重,并请示民航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主任,主任看完片子后说,建议我爱人马上转院,去协和、中日或朝阳医院,主任的个人建议是去协和医院急诊科,因为那里有最先进的ECMO,这可能是唯一能救你爱人的命的治疗手段。

因而我们下午转院到了协和医院急诊科,期间转院要特别感谢999急救车的跟车医生,由于他的细心帮助照顾,保证了路上安全,我爱人很顺利的进入了协和医院的急诊抢救室。我爱人进入抢救室后,很快就有一名王医生出来告诉我,根据民航医院的CT片子,我爱人的肺部感染非常严重,需要用ECMO,大概自费十万元,如果这个病治愈,可能需要费用三五十万元,而且还是有可能人财两空。我告诉医生,只要有一线生机,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救。很快,我爱人转入急诊监护病房,转入后医生询问基本情况,我说有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三岁,医生说,你爱人现在这个病情,两个肺全都白了,很可能是目前流行的流感病毒引起的,只用呼吸机死亡率百分之九十以上,即使用了ECMO,存活率至多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我和医生说,不管怎样,您都要救救我爱人,医生说我们全体人员一定会尽全力的。这天是2018年1月1日元旦这天,恰好是元旦假期第二天。

这时我岳父岳母也到了医院,给了我一张卡,说这张卡里有钱。我爱人抢救过程中,参与抢救的医生轮流出来告诉我情况不好,心跳、呼吸、血压各方面都不好,让我必须有心理准备,我的眼泪一直在流,可我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流泪,我感觉时间像是静止了,我觉得每过一秒都是那么漫长,直到2日清晨,医生们才不出来通报病情,我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情眯了一个小时。

2日早上5时许医生又开始通报我爱人的情况,没有一点令人振奋的消息,每次通报都是一盆冷水。9时左右,有个医生拿出我爱人痰的样本,说需要送到朝阳医院某个化验室化验病毒(最后结果表明就是他们怀疑的流感病毒所导致的),我就打车去了朝阳医院,到了朝阳医院发热门诊,队都排出了几十米长,我就哀求距离挂号窗口最近的看病的人,真的我只能说我遇到好人了,我说我化验这个样本是为了救命,被我插队的人都没说什么。

我终于把样本送到了化验收取窗口,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我看是协和医院我爱人病房的电话,我赶紧接了,对面儿是个男医生,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朝阳医院,不是你们让我来的吗?电话那头儿的男医生问,你们还有别的家属在监护室外面吗?我说没了。医生说,那就算了,你爱人现在出现了并发症,心脏特别不好,心肌酶很高,升高了几百倍,心跳的很不好,频临心脏停跳的样子,我们准备给她做外接人工心脏,而且这是最后一步棋,可能人都不能坚持到手术结束。我听完这话,眼泪就流了下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协和医院。

回到协和医院的时间大概是中午十二点,来到急诊监护病房的门外,我不敢去按门铃,我不敢问任何人,我就瘫坐在地上,两眼流着眼泪,我感觉这就是最近却很遥远的距离,我无奈,无助,无力,我帮不上她,一点儿都帮不上她。我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我有几个朋友赶到了医院,他们劝我说不会有危险,但我当时真的甚么都听不进去。这时我儿子也和姥姥姥爷一起到了医院,我抱着儿子,尽可能不让自己落泪,我和儿子说,妈妈如果没了,你要和爸爸一起扛起家里的重任,虽然我儿子可能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但他一直低头不语,我说完后一扭头又落泪了,朋友们说,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不能当着孩子落泪,你必须坚强。我说,我知道,但是我控制不住,朋友们说那也得控制。

到了下午3点,我的朋友提醒我说,咱们别傻等呀,问问医生手术成不成功呀。于是朋友陪着我到了监护室门口,我们叫出了医生,问我爱人的手术成功吗。医生说,手术本来已经准备终了,但发现病人心脏情况稳定了,所以就没做手术,我赶忙谢谢医生。朋友们说,你看看,问问有好处吧,我点点头儿,但忐忑的心并没有放下。大约下午四点左右,我父亲来到了医院,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钱,这个钱就是给你媳妇儿看病,你不能用这钱干别的,我含着泪点点头。后来家人也走了,就剩下我一个在抢救室外面守望。

3号早上十点多,医生通告病情,说你爱人的情况很严重,各项指标都很高,用大量药物维持下,没有上升的趋势,但还是很危险,你还是时刻要有心里准备。医生介绍完病情,我就继续在抢救室外面守望,到了下午三点三十分,家属可以进去探视,我带着儿子进到病房,看到我爱人病床边儿无数个机器亮着,围着床整整半圈,我看着机器,再看看床上的她,由于治疗,已完全没有消息,全身都被各种管子、机子、仪器包绕着,各种粗粗的管子把她全身的血液抽出来,又流回她的身体里。我已经完全认不出来我的爱人了,感觉当时的她已经全身浮肿,我强忍眼泪告诉儿子,这是妈妈,你好好看看,记住妈妈的模样,也许明天就见不到妈妈了。我说完就含泪带儿子出了监护病房。

流感下的北京夫妇进入EICU的54天她经历了气管切开使用了两个人工肺出现了所有副作用人工肾更是换了不记得多少次

这种日子延续了几天,中途还经历了人工肺凝血、换第二个人工肺等事情,人工肾更是换了不记得多少次了。

1月7日,医生终于说经过人工肺医治,肺部稍微好点,人工肺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了,要停止人工肺,只用呼吸机。但是肺还是很重,如果肺不能继续变好,病人还是活不了。停止人工肺有各种风险,我说一切听从医生的安排;医生的安排不管结果是好是坏,但我相信一定是目前所能得到的最好的安排。

1月8日,医生叫上我一起带着我爱人去给她做CT,医生把我爱人推出病房时,她是睁着眼睛的,我跟她说,你现在就是安心养病,甚么都别想,她基本没有反应。照完CT回来,我拿了片子,交给医生,医生看完结果说,肺部还是很差,医治效果不是很好。当天下午探视完,医院特意把我们留下来,向我们交代我爱人的病情。医生说,使用ECMO后有一些副作用,你爱人所有的副作用都出现了,凝血很差,多个血管长血栓,全身有出血,血小板很低等等,总之是很危险的,随时都会出现意外,还可能会突发死亡。我听后只是和医生说,您一定全力救救她,我们家属一定全力配合。

1月9日上午通报病情,说我爱人肺泡大量出血,呼吸机条件大大上升,再有就是无法脱机(呼吸机),其他并发症也很严重。就这样一天天,每天都没有好消息。到了1月15日,再次带我爱人去照肺CT,拿完片子,医生看完摇了摇头,说还是不理想,肺泡依然出血,因为急需血小板,但血库存量不足,不能按病房的要求提供,这个时候没有血,有钱也没用,连她的主管医生都急哭了。后来主管医生还专门出来和我们家属道歉说,刚才情绪没控制好,我说,您也是为了病人。而后经过医生们会诊,对我说我们还要对她平静,而且要采取其他的治疗方式,我说只要能治病,就按照医生的医治方式进行,我完全配合。

就这样,一等又是十四天,期间还进行了气管切开手术。1月29日又带我爱人去照肺CT,拿完片子,医生看完,说比之前有好转,但还是达不到脱机的标准。然后又经历一天天的等待,但是这回再进到病房探试,能看到睁开眼睛的她,她看到我时,眼睛里含着泪水。我和她说,你别激动,一切都很好,她点了点头。第二天我再去探视时,她抬了抬手,并且很费劲的用手在写字板上比划,我看出她是在问孩子,问父母,问我好不好,根本就没问她的病怎样,这就是母亲,女儿,妻子。

之后她的状态缓慢好转,每次探试,她都努力地展示她的进步,抬抬胳膊,踢踢腿,小到动动手指,大到费劲的站立。后来我给她看女儿及儿子的照片,视频,她流下了激动的眼泪,那时她由于切管的缘由还不能说话,但我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声音。我们虽然每天只有半个小时见面的时间,但这让我感到了争分夺秒的意义,我觉得我也是战役在急诊的第一线。

流感下的北京夫妇进入EICU的54天她经历了气管切开使用了两个人工肺出现了所有副作用人工肾更是换了不记得多少次

2月11日,再次陪她去照肺CT,拿完片子交给医生,医生说:这次恢复的还可以,但距离到普通病房,还要时间。我说:没事儿,一切按照医生的工作要求进行,我们全力配合。

2月14日,那天是情人节,同时也是大年二十九,当时我确实不记得了。医生向平常一样通告病情,说恢复的还不错,最困难的时候已过去了。下午,我也向往常一样进到病房去探视,我到了她的床边,她当时坐在椅子上,我就和她聊天,喂她水果,这时候护士晶晶过来,打趣的问我,今天是情人节,你送我们甚么礼物啊,我当时尴尬的挠了挠头,晶晶看到我的尴尬,忙说:和你开玩笑呢,别紧张。几十天的日夜陪伴,已让医护人员和患者、家属成了朋友,成了家人。2月15日(大年三十)下午探视,两个孩子进到病房探视,有医生记录了这感人的一幕。

2月22日,我爱人终于转入了急诊科普通病房,这是她进入EICU的第54天,记得她转到普通病房后,我和她说了一下午的话,我一直说啊说,她就听着。之后几天在EICU抢救过她的医生、护士都到病房来看望她,关心她。

流感下的北京夫妇进入EICU的54天她经历了气管切开使用了两个人工肺出现了所有副作用人工肾更是换了不记得多少次

2月27日出院时,我心情舒畅。50多天的朝夕相处,让我对医护工作者有了全新的认识,所有的医护工作者在工作中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把所有患者全部治愈。正是因为您们的愿望和努力,玉成了一个家庭,还给了孩子的母亲,丈夫心爱的伴侣,老人心里的支柱。因此由衷感谢协和医院EICU的两位徐医生,王医生,白医生,护士长,护士晶晶,还有所有我叫不上姓名的医护人员,您们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爱,让家人能够再次团圆,让孩子继续享有母爱呵护,让丈夫继续有妻子陪伴。同时我也希望所有的医护人员也要注意防护,珍重身体,祝福大家都健康平安,远离病痛。

戳图片可获往期回顾

20岁肺癌患者的临终关怀怎样做?关于缓解疼痛,我们存在哪些理解误区?

这位呼吸科医生发现自己患上流感后,第一时间通过哪些关键行为避免了症状由轻转重?

外籍女子花费125万医治流感后不幸去世,经治专家提醒了我们甚么?

本文转载自定阅号「急诊界」

(ID:pumch-EM)

白云山西地那非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早泄

印度神油30分钟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