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这些北京姑娘要火同享单车频遭破坏她们竟然

2019-11-09 07:27: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些北京姑娘要火同享单车频遭破坏她们竟然

我们大北京的共享单车乱象

真是让人深恶痛绝啊

以下这些画面,相信您印象深入

座上扎针

这些北京姑娘要火同享单车频遭破坏她们竟然

挂到树上

这些北京姑娘要火同享单车频遭破坏她们竟然

带回家

“乱葬岗”

大卸八块

撕毁车牌号

偷换二维码

在方便出行的同时

共享单车就像一面照妖镜

照出隐藏在社会阴影下的人性之恶

上私锁、划编号、拆车座

在一部分人的眼里和手中

共享单车成了“私享单车”

我们大北京的颜面真是丢尽了

不过,让大北妞欣慰的是

终究有人用自己的行动

挽回了咱北京人的尊严

姑娘们,好样的!

“补牌女侠”杨楠随身带着马克笔,随时遇到随时补。

共享单车数量庞大,运营公司难以及时修理。这时候,一些见义勇为的好市民站了出来。他们补编号、剪私锁、拍照举报,以一己之力维护着公共利益,也留住了这座城市最后的尊严。

他们做这些事仅凭热心,并无同享单车公司的任何支持。在南方,他们被称为“单车猎人”。在北京,他们还有一个称呼——“补牌侠”。他们从普通的学校毕业,做着普通的工作,乃至还没找到工作,平凡的人生还没等来闪光点。但在这件事上,他们像侠客一样,为国为民。

没再见到它我其实不失落

采访的那天,记者和李冬雨1起到丰台和义农场公交站,寻找号牌被划掉的“小黄车”。附近的车不多,记者还曾担心很难找到坏车。但刚数到第三辆,这就是一辆坏车。这辆“小黄车”的号码牌上是“27931?8”,第6位数字被划掉了。

“小黄车”的密码是固定的,只需要在手机软件上输入车牌号,系统就会发来密。输入密码就能开锁。密码永久不便,这就给了破坏者可乘之机。只要记住密码,然后破坏车牌号,他人没法用了。甚至连锁都不用换,这辆车就只能自己用了。

碰到这种车,“补牌侠”大显身手的时候就到了。当记者还在猜测被划掉的数字时,李冬雨只是看了看就说出了答案:“肯定是1啊。”随即,她在“小黄车”的手机软件上输入“2793118”,得到密码。果然,锁被打开了。李冬雨拿出黄色丙烯颜料和油画毛笔,一点点地开始涂抹,一如她画广告画时的样子。

李冬雨成了一名“补牌女侠”。

今年3月18日,是李冬雨正式成为“补牌侠”的日子。那天下午她坐公交车回家,在和义农场下车后,站台上只有一辆共享单车“小黄车”。不幸的是,号牌被人划坏了一位数。要末走回家去,要末把这一位猜出来。

“我当时也是较劲了,就蹲在那儿揣摩,尝试了好几次,终究猜出来了。”李冬雨开开心心肠骑着车回了家,把车放在楼下。上楼之后,她觉得,应该把牌补上,就从家里拿了丙烯颜料和油画笔,照着其他几个数字的模样,画上了这一名。

第二天一早,她想着还能骑这辆车出门,心里挺高兴的。但下楼一看,车已经被人骑走了。她只能步行去公交站,但她并不失落。“真好,那辆车重新恢复了它自己的价值。”

自此以后,她再没见过那辆车。她想着,它应该已重新变成“同享”,方便大家了吧。从那天开始,李冬雨就成了1名“补牌女侠”。

被划掉五位我也能破译

李冬雨的办法,是骑回家再补牌。而另外一位“补牌女侠”杨楠,则是随身带着马克笔,随时遇到随时补。

和李冬雨差不多,杨楠也是刚大学毕业,也是北京姑娘。她的家在南三环,每天乘坐地铁去海淀上班。从家到角门西地铁站,她要骑共享单车;下了地铁到公司,她还要骑车。每天四次的接触,让她对同享单车有了更多的认识。

在外人看来,“破译”被划掉的号码牌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但杨楠已经很熟练了。“一般都划不干净,总能用排除法判断一点,”杨楠说。如果上面有一横道,那末不是“5”就是“7”。如果两边都没有,极可能是“1”。

李冬雨寻求完美,一定要用丙烯颜料和油画毛笔补号牌。

一辆“小黄车”的号码有7位,被划掉的一般都有3、4个数字。只要猜出几个,剩下的就不停地试,总能试出来。最多的一次,李冬雨猜出了5位数,而那辆车号码牌一共才7位。正是因为这类让人称奇的技能,在网上她们才被称为“补牌女侠”。

时间久了,她们对坏车的地域散布也有了一点研究。在城区的繁华地段,因为车多,出了地铁站就有车,所以坏车比率比较小。而在李冬雨所住的南四环外丰台和义等地,因为车的总量少,常常会没得骑,有的人就把同享变成了私享。

与其他人遇见坏车就躲不同,杨楠、李冬雨之类的“补牌侠”会有意去找坏车。即便不是每天都能碰到坏车,但两三天总能碰见一次。杨楠会随身带着马克笔,“破译”出来就写上。北京印刷学院广告专业毕业的李冬雨则更追求完善,一定要用丙烯颜料和油画毛笔。

补牌成了习惯,担心的事就成了“会不会有一天无牌可补?”杨楠说,在北京这样的现代化大城市,“小黄车”还遭受了这么多破坏,她很担心公司能不能运行下去。

“不能让他们看不起北京人”

与“小红车”摩拜的扫码开锁相比,“小黄车”的开锁方式并不先进。但杨楠觉得,如果因为这个而难以经营下去,受损的绝不只是“小黄车”公司。“那样就成了全国、全球的笑话,他们会笑话北京人,”她们说,如果真的那样,也许以后的同享行业,或其他什么考验国民素质的行业,就不敢再进入北京了。

像古人一样行侠仗义,她们觉得很满足。

渐渐地,她们的朋友们也成为了“补牌侠”。一位“补牌侠”可以影响身边人,让自己圈子里的人都成为“补牌侠”。但一个“破坏者”,也会影响身边的人。杨楠说,看见有人把同享变成私享,觉得占到了便宜,其他人也会效仿。

对“共享单车是国民素质的照妖镜”的说法,杨楠觉得,“这很刺耳,但也有道理。”她们都认为,在共享单车这件事上,可能北京市民做得真的不够好,不如南方一些城市吧。

最开始被称作“补牌侠”,她们还不太好意思,但她俩都喜欢“侠客”这个称呼。她们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市民,刚从平凡的学校毕业,做着平凡的工作,乃至还没找到工作。在偌大北京城,能做一点让他人记住的好事,像古人一样行侠仗义,她们觉得挺满足。

更重要的,则是她们为这个城市留下了最后的一点尊严。“不能让他们看不起北京人。”起码是在同享单车这件小事上。

共享单车真是国人的一面照妖镜

私自给共享单车上锁的人被“干”啦!

印度神油叫什么

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

威尔刚药效持续多久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